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

联邦资讯

首页 > 联邦资讯 > 联邦风采

跑着的父亲

 一直以来我就对美术感兴趣,从小学到初中,只要拿着笔就想画画,家里全贴满了自己的得意之作,时不时还画些竹子、山水的水墨画送同学,让父亲在同学父亲面前着实骄傲了一回。

    后来父亲帮我打听到一个美术学院在招生,当时的报名费就是二千块,父亲回来跟我说起的时候,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。因为当时家里还蛮穷,父亲是全村出了名的吝啬,“铁公鸡”的称谓几乎都代替了他的名字。那一夜,我兴奋得一整晚没睡,掰着手指开始谋划自已往后的蓝图。而我哪里知道,过了一天的光景这美梦就成了空。父亲的理由很简单,邻居们都对他说,书已经读了不少,读得再多也是替别人家读的,更何况即使读了也不一定能出名,不出名还不是白扔钱。父亲也觉得是这么回事。于是,在寒冬腊月的夜晚,父亲不顾母亲及两个姐姐的哀求,铁了心不拿钱供我上美术学院。当时,我也是跪在地上求着父亲的。

    之后整整三个月我赌气寄宿在学校,不接父亲电话,对父亲充满了深深的怨恨。母亲、姐姐们都劝说我不要太倔强,说父亲这一辈子也不易,在当时的情况下我真是听不进去,总觉得父亲为了钱毁了自己的一生,说不定将来的自己真的会成为一个大画家。

    那时年少的叛逆让我感觉自己是被父亲抛弃的一条小狗,得不到他的爱。当我最终抵挡不了对家的思念后,我终于鼓起勇气走在了回家的路上。父亲正在自家的树上修着枯枝,我看见他在树上摇晃着的身影,但我只向他要开门的钥匙,并没有开口像以往一样甜甜地喊一声“爸爸”。

    父亲苍老了许多,络腮胡贴满了整张脸,我看见了几丝白头发肆无忌惮地在他的头顶上飘扬着。他从树枝上蹒跚着下来,解下钥匙递给我,那憔悴的脸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,父亲像个孩子似的说着结巴的话望着我憨憨地笑。分明看见了父亲眼角的泪花,我想开口叫他,但仍固执地咬住了嘴唇没有出声。最后他叫我先回家,他要去镇上割点肉。当时天已经渐渐黑了,离镇上还有半小时的路程。看着父亲一路小跑,我的鼻子开始泛酸,眼眶里开始慢慢涨潮,直到我听到泪珠噼里啪啦全打在了我拿着钥匙的手上时,我对着父亲渐渐远去的身影喊着:“爸,你慢点跑,别跌着了。”父亲回过头对着我憨憨地笑了笑说:“我一会儿就回来,三儿,你回去吧!”那灰蒙蒙的土布衣服一转眼便消失在转角处。

    其实,父亲对我的爱依然如故,就像天下所有做父母的一样,他心底一直期望我们好好的,只是有时候我们被宠坏了。





联系方式:

400-889-9688

在线咨询

Copyright© 1998-2014 LANDBOND All Rights Reserved  粤ICP备10006258号

广东联邦家私集团有限公司     地址:广东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博爱中路40号联邦家私总部大楼    联系电话:0757- 857680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