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

联邦资讯

首页 > 联邦资讯 > 联邦风采

枇杷花香里的流年

 往事终会淡去,沉淀于心中的那些记忆片段,依稀童年,若似乡音,留在悠悠时光里细细咀嚼,华年渐远。

 

鸡毛毽子

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可以玩的玩具少之又少。无聊时,就跟着几个年龄比我大几岁的孩子一起踢毽子,跳方格等。我天生笨拙,这些游戏中没有一项是我拿手的,我毽子踢得不好,但我有一个引以为傲的巧手母亲,总带着一只最好踢最漂亮的毽子。因此,整个新年我都大受玩伴们的欢迎。

过年宰杀大公鸡,疼爱我的爷爷会把公鸡尾巴上最漂亮的毛都收起来,梳理整齐,放在院子里晾干备用。年前,母亲再忙也会忙里偷闲,从针线篓里翻出两个长着绿锈的铜钱,在钱孔上拴上线,一圈一圈绕过去,把两个铜钱紧紧扎在一起,还需找上一块棉布把铜钱包起来。每当这时,我总急急地催促,想夺过毽子拔腿就跑。母亲总是慈爱地告诉我说,铜钱太轻,不容易起高,光光的铜钱打在脚背上会痛。然后细心地在铜钱上包上蓝格子花棉布,一针一线缝上,再把漂亮的公鸡毛插在花布上的鹅毛通里,迎新年的鸡毛毽子就做成了。

现在细细想起,童年的岁月就像鸡毛毽子般五彩缤纷,在母亲双手的操劳和温情的庇护下,只有快乐,没有忧伤!

 

忙腊

在我的故乡川南小镇,每年冬至过后,家家户户都会挑上个黄道吉日,宰杀年猪。做了几桌全猪宴宴请亲朋好友,其余的肉做成腊肉腊肠,除了在正月用于请客做下酒菜,还是一家人大半年的口粮。

放寒假的我总是跟在母亲身后,帮着母亲把砍成块的猪肉放入木桶中,加入盐、花椒粒等浸腌上几天,再捞起来,放到太阳下晾晒半日后用柏枝、花生壳等慢慢烟熏。暗红的腊肠半尺左右一个线结,相互牵连着挂在竹竿上,在太阳下色泽金黄,香味扑鼻。小年过后,母亲还要张罗着做糍粑、黄粑、麻花等小吃。年还未到,母亲单薄的身体都快累垮了。现在的腊月,我不会做腊肉更不会做糍粑,买些现成的年货都搞得手忙脚乱。这时才真正体会到母亲为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在一起,再累都无所谓的幸福。

当生活的负累日渐沉重,那些温暖的细节早已烙在记忆深处,挥之不去。

 

枇杷花香里的流年

腊月的天气越来越冷。父亲有兄妹八人,本来家里就穷,爷爷年轻时只得靠卖劳力,做挑夫,维持一家人的生计。无论骄阳似火还是寒风凛冽,一担200多斤的担子,从龙会山沟里出发,上合江下泸州,来回200多里的路程,因操劳过度,爷爷50岁不到就患上了严重的哮喘,到后来连穿衣服都咳得喘不过气。

新年的太阳还未升起,母亲就起床了,一边张罗着做迎新年的汤圆,一边生煤火为爷爷熬制草药汤。草药是母亲在各个季节采摘晾干的,有五味子、蒲公英、鱼腥草、枇杷花等,洗净后放进一个小砂锅里,加水慢熬。顿时,淡淡的枇杷味,满室飘香。熬好的枇杷花药汤过滤后倒入白色的旧搪瓷杯里,这时麻利的母亲已为爷爷煮好一大碗荷包蛋,天刚蒙蒙亮,我端着杯口比我的脸还大的枇杷花药汤,母亲端着荷包蛋,给爷爷拜年。这时,半躺在床上的爷爷就会笑容可掬地从枕头边的帽子里,拿出几颗水果糖和一元纸币给我做压岁钱,那一年我刚上小学二年级,知道一元钱可以买20个泡泡糖,心里的暗喜和新年的朝阳一起从母亲忧伤的脸上一跃而过。

多年以后,在心底沉沉睡去的枇杷花香,不知不觉,又在我过往或是预期的回忆中轻轻荡漾。





联系方式:

400-889-9688

在线咨询

Copyright© 1998-2014 LANDBOND All Rights Reserved  粤ICP备10006258号

广东联邦家私集团有限公司     地址:广东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博爱中路40号联邦家私总部大楼    联系电话:0757- 85768006